筆神閣 www.bishen8.com這個時候,一個人走了過來,在涼棚這裏值班的醫護兵,趕緊站起來,敬禮!

    「營長!」

    那個營長回了個禮,問:「他們現在的狀況怎麼樣?」

    「都挺好,但是有的病號偶爾還會有腹瀉,不過固本培元針對傷病員的作用還是挺大的,他們現在就算是腹瀉也能憋的住,提前準備。筆神閣 www.bishenge.com」

    就這一句,就可以看出,收治前和收治後的區別,在野外他們等死的時候,腹瀉哪裏是他們憋能憋的住的,一有那個衝動噴泉就出來了,哪怕肚子裏面本來就沒有東西。

    涼棚裏面的傷病號,聽到有長官來了,一時間,不知道是該爬起來敬禮還是繼續這麼趴着。

    很巧,這一批傷病號裏面,沒有營級以上軍官,估計還沒到時候。

    這位長官想來是知道了他們的想法,因為已經有人想要爬起來了。

    畢竟當兵的都純粹,除了上下級觀念以外,還有救命這個恩情呢!

    有這個想法的人不少,所以想要爬起來的人也不少,這位營級長官,看出了這些人的想法,趕緊出聲。

    「各位,各位!」

    「大家還在治療當中,就不要亂動了,都趴着吧!

    我先自我介紹一下,我叫林譯,是西南醫學院義勇軍保衛團的一營營長,我這次的任務就是作為救援你們的先頭部隊。」

    他這麼一介紹自己,直接把在場新22師的傷病號給整蒙了,西南醫學院義勇軍保衛團是個什麼部隊?

    不過,這些傷病號裏面還是有明白人的,有點有文化的人。

    畢竟除了全國各地來投軍的有志青年,他們新編22師作為王牌中的王牌,還需要很多識字的兵,才能學會使用機械化的新裝備,所以還從桂軍手裏抽調了不少學生兵。

    (小聲的說一句,當時的部隊,按比例來說,識字率最高的,比中央軍還高的是桂軍部隊。

    桂軍掌控的地盤,比起全國其他地方,學校的數量比例也算是名列前茅,並且學校裏面實行軍訓,真的軍訓,不是裝樣子的

    學習文化的同時,也在學習軍事作戰基礎知識,前方有損耗,就從後方國中里調學生去補充兵員以及基層軍官。)

    所以眼前這些傷病號裏面,還有不少是有文化的基層軍官。

    他們聽到這位營級長官的自我介紹,心裏不禁泛起了嘀咕。

    西南醫學院?

    聽這名字,這是學醫的學校?培養出來醫生的學校?

    學校里的義勇軍,他們知道,不就是學校里學生自己組織的民兵隊伍嗎?

    保衛團,一營。

    還是個團級單位!

    然後總結起來是一群學醫的學生組成的民兵部隊,而且還是一個團單位醫生,來救援他們。

    瞬間熱淚盈眶!

    「我就知道,國家不會忘記我們,領袖不會忘記我們!」

    角落裏一個傷兵感動的哭了起來,一個勁的念叨着。

    呃!

    林譯有點猶豫的說:「嗯!你們先好好休息,等你們扎完針,然後再跟你們了解一下路上你們所遇到的情況。」

    他最終也沒有說出,他們這個醫學院並沒有收到上面的命令,也不是領袖的意志,而是自己校長的意志。

    這個沒說!

    然後他就回頭走了,等他們這些人扎完了針,吃完了藥,並且吃過東西,補充好了體力,他再從他們口中總結他們的經驗。

    很快,他們這一批全部拔了針,被請到另一個涼棚下,這裏沒有竹木床,但是有臨時打成的長凳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坐下,今天去探望他們的那個營長也在,還有兩個女兵,不過看上去也是長官。

    那位林營長站了起來:「相信大家都認識我了,但是我還是要再一次自我介紹,我姓林,叫林譯,是這個前進營地的負責人。

    我們作為救援的先頭部隊,需要跟你們了解一下,在叢林中,導致傷病的原因以及不好的事情。

    免得在接下來我們探路的過程中,會重蹈覆轍,會犯同樣的錯誤!

    所以我希望大家能夠開誠佈公,能夠實實在在的把你們在進到叢林之後所遇到的問題全部說出來,告訴我們,免得我們犯錯誤並有可能會丟掉性命!

相鄰:從玄幻登錄到都市 如驕似妻 唯一生還者 婚從天降:總裁,借個吻! 甜妻來襲:BOSS,別鬧! 
語言選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