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神閣 www.bishen8.com咕咕的聲音仍舊有些稚嫩,只是多了幾分青春的朝氣,她說話的同時抬腳朝這邊走來,

    只是那走路的姿勢……不知道該如何形容,

    那完全不是一個女孩子該有的走路姿勢,

    而且動作十分古怪,也不像男孩子,因為如果男的那樣走路很容易會……扯着蛋……

    她的步子很大,而且她似乎是習慣了平時蹦蹦跳跳的走,身上的裙子也不太合身,

    顧林希是按照七八歲的孩童身材給她拿的衣服,現在看來裙擺是有些短,堪堪遮住大腿,她這麼一蹦一跳的,幾近走光……

    白花花的兩條腿晃來晃去的……

    三人看着她的目光由開始的驚艷慢慢變成了不忍直視,無憂的眼神變得有些不知所措起來,看天看樹又看腳下,一時之間都不知道該看哪裏好,

    顧林希忍不住扶額:「你站在那裏不要動!」

    她制止了咕咕的前進,

    「啊?怎麼了嗎?」

    咕咕聽話的站在了原地,一雙眼睛圓圓的望着顧林希,眨巴眨巴的,十分可愛,

    顧林希快步朝她走過去,

    「你這身衣服不太合身,我帶你去換一身,」

    說着她不由分說的將咕咕拉到了大樹後面,她在空間裏翻出一套t恤加運動短褲的套裝遞給她,

    片刻後她換好衣服,顧林希將她端詳了一番,這身衣服穿在咕咕身上剛剛好,

    咕咕的一雙腿筆直修長,寬鬆的運動短褲穿在她身上更顯得那雙腿纖細了許多,整個人都透着一股青春的朝氣,

    「這樣就好多了,」

    顧林希帶着她出去,起碼這次她步子再大,走路再奇怪也不會走光了,

    而且這身衣服配她的樣貌,剛剛好,

    咕咕蹦跳着來到顧寧身旁,抱着她的手臂搖晃着,撒嬌道:「顧媽媽,我好看嗎?」

    無憂看着她一臉的嫌棄,還未等顧寧開口他就率先回道:「你以為幻化成人形就可以不知羞了嗎?」

    咕咕一聽就皺起了眉,「我又沒問你,你個臭花老鼠多什麼嘴,你才不知羞!」

    無憂聽了她的話,非但沒有生氣,反而饒有興致的看着她,慢悠悠道:「不知是誰走路一點女孩子的樣子都沒有,穿個裙子都要走光……」

    「你說誰走光?誰沒有女孩子的樣子?」

    咕咕臉紅了紅,說着就朝無憂撲過去,五指成爪,鋒利的指甲朝無憂抓過去,

    無憂身形靈活,幾個跳閃就躲開了咕咕的進攻,

    「說的就是你~」

    他一邊躲閃還一邊朝咕咕調笑着,

    咕咕氣的面紅耳赤,怒氣沖沖的追着他打,

    「被我抓到你就死定了!」

    顧寧和顧林希看着他們打打鬧鬧,兩人也是精力充沛,直到將近傍晚時分的時候,他們才往回走,無憂和咕咕卻還在追逐打鬧着,

    無憂的衣服被抓爛了好幾處,右手手臂上也有幾道血痕,正在慢慢癒合着,

    他們回到農家小院的時候,屋頂上方炊煙裊裊,院子裏飄着飯菜香,

    顧林希看着上方的煙霧,有些想不通,這房子裏的設備明明都是電器,可為何每次燒菜煮飯的時候上面都是冒出炊煙來,為了襯托氛圍嗎?

    她笑着搖搖頭,這時其他人都已經進去屋裏了,顧林希看到前面立在門口處的修長身影,對方正在看着她,

    自從有了昨天的接觸以後,顧林希再看到齊風都覺得會有些彆扭,兩人的關係一時僵硬了起來,

    可是齊風並不這麼覺得,

    顧林希路過他身邊的時候,忽然就被攥住了手腕,

    「你——」

    她轉頭有些防備的看着齊風,還沒來得及問出口手裏就被塞進來一個東西,

    「這個你拿着,或許可以用來防身,」

    齊風看着她淡淡的吐出一句話,顧林希低頭一看,發現是他平時戴着的那個戒指,翠綠色的光澤,觸感溫潤,如今戒指變大了許多,放在她手心裏的是一個手鐲,這個就是桃園小築,

    原先在齊月手裏的,

    顧林希盯着它有些出神,就在齊風以為她收下了轉身要走的時候,忽然被顧林希叫住了,

    「這個我不能要,」

   

相鄰:大宋的最強紈絝子弟 格鬥學園 飛鳥時代 柯南之所謂記者不好當 發個微信去未來 
語言選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