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神閣 www.bishen8.com

    覃雅這人屬於那種自信又有些不太正經的性格,說真的,如果不是這樣大概也不會一個人跑到酒吧去喝得醉醺醺的。讀爸爸 www.dubaba.cc但聊了兩句之後,陸凝對此有了更深刻的理解。

    她對自己的容貌有着高度的自信,儘管陸凝也不否認這一點。不過覃雅對那些離經叛道的東西卻很有興致,就算作為遊客,她也學了一大堆看上去對生存毫無幫助的東西。可是這樣一個人卻讓陸凝感到有那麼一點羨慕。

    「這琴居然是真的啊,沒想到沒想到。哇你們居然這麼捨得投資的嗎?薰香居然也用真的香料?」

    對於所有這些玩的東西,覃雅都如數家珍,她的眼光也非常準,劇組的很多東西雖說不會真的拿古董來佈置,卻也是高檔品質,是什麼水平覃雅一眼就能看出來。

    「覃小姐對這裏還滿意嗎?」雲紓接完電話之後過來問了一句。

    「可真是太棒了,你要知道我等了這幾天就是為了不虛此行。」

    「早聽聞覃小姐在圈子裏愛玩的性格,沒想到果然如此。」雲紓笑着說道,「您在這些方面都有很深的研究呢。」

    「做文藝得有一個放蕩不羈的靈魂嘛。」覃雅相當自豪地說,「總之要感謝你們願意為這裏付出心力了。」

    「謝謝,那麼請兩位隨意觀看,我必須前往下一個地點看看他們的工作情況了。」雲紓笑着說。

    「好的好的,辛苦了~」覃雅擺了擺手,看樣子關注點真的都放在了房間的佈置上,陸凝有點擔心她這輕飄飄的語氣會讓雲紓不快——表面上可完全看不出來。

    雲紓離開了,只留下了一些安保人員看守現場,防止有無關人員進來破壞了佈置。陸凝和覃雅在這裏其實也沒有停留太久,畢竟拍攝還沒有開始,而兩個人更多的是在這裏預先踩好點罷了。

    陸凝和覃雅並沒有共同行動,兩個人幾乎是心照不宣地伸手握了握道別,然後左右分開,各自去辦各自真正想要做的事情去了。

    一縷煙塵從雲紓的手中放出,她回頭瞥了一眼,目光垂落,嘴角上挑。

    「現實扭轉者?」

    古琴的音律在她的手中碎滅,就像是被壓碎的石灰塊一般。無人知曉她已經將那個房間裏本來不該存在的東西捉走,雲紓對自己很有自信。

    初入此道的人按捺不住自己的激動,從而在可能觸及的地方大肆施展着自己剛剛掌握的力量,不,甚至可能只是不完全的力量泄露,就如同孩童手裏的炸藥一般,不知何時便會爆炸。

    有多少人因此而死了呢?

    那些沒有扭轉者的地方,估計已經發生了一些邪祀、密會甚至禱言的行為了,不過這個世界上的扭轉者或許並不稀少,至少穿過了六重夢境的扭轉者應當有不少聚集在了此處。雲紓甚至見到了那位引渡人的蹤跡,畢竟凡是有真言潛在信眾聚集的地方,他從來不缺席。

    可是這有什麼關係?整個天馬工作室都是由現實扭轉者組成,雲紓也是裏面的佼佼者,她已通過九重夢境,即將面對通往殿堂的白玉階梯,應對這些由隻言片語組成的騷動實在是手到擒來。事實上,這幾天她已經在劇組周圍摘掉了不少這樣的東西了。

    她觀察過,另外五家投資商中,大概只有大玟鎖業和魯弗斯地產的負責人同樣也是現實扭轉者,而這兩人正巧也分別負責另外兩個拍攝地點。各自的「秘儀」大概都在按部就班地籌劃當中吧,而隨着秘儀展開,通過本身的潛能和想像能夠接觸到各類沉睡真言的人也會變多,用來填補秘儀空缺的養料也不再稀少。

    目前還處在相安無事的狀態。想來天馬工作室的上層代言人也明白這件事,因此只要在會議里減少發言就可以了,畢竟物質和權力的爭鬥其實沒有多少意義。

    不過……有危險的人混進來了。

    陸凝走進了一家超市,準備買點東西作為午餐。臨近中午的時候,超市里也有很多人,大多是來這裏逛的遊人,影視基地的餐廳目前開業的可都不算便宜,一般人可能還是會選擇超市里平價的盒飯之類,陸凝拿了最火爆的一款,似乎是醬肉飯,十五塊錢,堪稱物美價廉了。

    她在超市旁邊提供休息的桌椅那裏吃着飯思考着接下來的步驟。

    取得真言,就應該繼續利用真言進行吞噬,壯大它們嗎?答案顯然是否定的,陸凝很清楚這一類存在是不能放任它們按照自身的生存方式去壯大

相鄰:狂星戰魂 玄黃天人道 獸妃狠辣:魔尊寵妻無度 刑案 守財 
語言選擇